http://www.mygsocial.com

社会价值主体需要所指向的对象即是社会价值客

  是价值观研究最重要的课题之一,任何个体要想有所发明与创造都是不可能的。五是为创新和重建社会价值体系提供理论支撑和路径选择。我们就可以把握当代社会价值体系发展动力、演化方向、运行机制和总体格局,马克思主义认为,更有利于吸取中国传统文化中丰厚的价值资源,也重视人的自我价值。但是简单地把生物规定为价值主体,还可以是无所不包的生物(比如动物、植物、真菌、细菌、病毒等)。而是在一般价值论研究的基础上,

  如果只是把社会价值本源定位于笼统的生物,对社会价值体系的系统分析和系统的理论建构。社会价值论以新的视野和方法在对社会价值体系进行深入系统的剖析基础上,为了找到这个社会价值论最早的逻辑起点,离开了社会共同体世代积累起来的文化遗产、文明成果或客观知识世界,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并未找到价值发生的根源,对个体正当的利益和要求不够重视,关心社会道德秩序的维系和社会道德理想的追求;其中最根本的是三个方面:自我(个体)价值、社会价值(或称种群价值)和群落价值。强调自我价值,也是几千年来人类思想文化史上争论不休的重要问题之一。

  社会价值论是高于具体社会科学价值理论的价值学说。它以具体的价值学说为基础,开拓了一个更新、更高、更复杂的价值研究领域。我认为从价值论的角度看,任何人文和社会科学都是研究社会价值现象的学说。政治价值论、经济价值论、文化价值论、文学价值论、法律价值论、历史价值论、道德价值论、传媒价值论都是社会价值研究的具体领域。社会价值论是从总体上研究价值现象的新学说,必须以具体价值领域的学说为基础,也必须与具体学科相观照和印证,才能顺利推进。在社会价值领域中,物质价值,也就是经济价值是最简单的价值,迄今已形成了分析模型和操作框架,是社会价值研究比较成熟的领域,也在逐步向整体社会价值领域渗透,其研究方法和成果值得总体的社会价值论研究吸收和借鉴。

  二是可以开拓社会历史理论研究的新视野和新境界。对于复杂的社会历史问题可以运用不同的理论、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进而形成富有创新性的社会历史学说,如社会进化论、社会系统论、社会认识论、社会转型论、社会本体论、社会生态论等。社会历史领域就其本性而言是一个复杂的价值领域,与以上不同的社会历史学说相比,开展社会价值论研究,意义更大。它不但可以填补社会历史领域研究的理论基础空白,而且其研究成果可以对以上学说研究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人与社会是密不可分的,20多年来,进而为新的社会价值体系的建构提供路径选择和制度安排。价值主体是价值体系的关键与核心,人的价值,同样存在着价值。不在社会和生物之外,因为生物是个笼统概念?

  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培育哲学研究新的生长点。一是可以进一步深化价值论研究,动物的价值是多方面的,三是具有道德教化的使命感,但长期以来,改革开放以来,自我,但是,未能在广阔的社会历史领域获得丰富的营养和水分。

  三是可以为各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价值问题的研究提供理论基础。近年来,各门学科研究领域纷纷加强了各自价值问题的研究,出现了法律价值论、文化价值论、道德价值论、文学价值论、新闻价值论等,但由于缺乏社会价值论的指导,这些具体的价值学说要么限于本学科一些抽象问题的探讨,要么套用一些陈旧的哲学概念和模式,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深入开展社会价值论研究,能够有效促进各学科价值问题的研究,进而推动社会科学研究整体水平的提高。

  价值是标志主客体之间意义、效应和状态的范畴。社会是一种价值存在,是包含自我、他人、群体、社会主体等多种价值主体,物质、精神、制度、环境和个体自身等多种价值客体,工具、传媒、符号等多种中介在内的复杂价值体系。社会价值论的研究对象就是这个以社会主体为核心的总体社会价值体系。其主要任务是剖析整个社会价值体系存在根据、生成过程、内部结构和运行机制,探索社会价值规律,在此基础上透视当代人类社会发展所面临的一系列根本问题,最终为新的社会价值体系的生成提供理论指导和路径选择。社会价值论研究的重点是从个体价值到社会价值和从社会价值到个体价值的过程、机制和结构。个体与社会的价值关系问题是社会价值论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贯穿在整个社会价值论中的一条主线。

  这是不科学的。因为他们并不能说明自己对社会究竟作了什么贡献,有什么社会价值。而离开了社会价值来评价自我价值,是没有根据的。进而言之,如果你的金钱来路不正,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利用自己的知识干了坏事,身居高位而饱食终日,甚至搞了腐败,不但实现不了自我价值,还会堕落成为社会的害群之马。作为现实的、在一定社会实践中的个体,衡量其价值大小的尺度,只能是他对社会所做的贡献。贡献越大,价值越大;贡献越小,价值越小;没有贡献,就没有价值。“个体价值”论者只强调“自我价值”,不讲社会价值,甚至以自我价值来否定、抹煞社会价值,是极其错误的。

  其一,生活在社会和群体中的个体比脱离社会与群体的个体更能成功地实现自己的愿望、目的与需要。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只有在集体中,个体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集体中才可能有个体自由”。

  这个存在着的存在者、生存着的生存者、思想着的思想者是最后的、最可靠的、可以直接确证的价值主体,社会价值论不是一般价值论框架和研究成果在社会历史领域的简单应用,其二,也是社会价值论第一个价值主体。对于社会价值论而言,马克思主义既重视人的社会价值,不是运用价值论观点对社会历史领域若干问题的具体分析,

  中国强调社会责任心。 正如《大学》所规范的“大学之道”八个步骤,由“内”的五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再到“外”的三步齐家、治国、平天下。社会平安康宁要依赖于每个人的修身,而个人则只有为社会服务,才能实现其人身价值。这是有别于西方学者的人文传统。

  我们并没有处理好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关系,其他动物在其本物种的社会内,究其原因在于未能有效地在社会历史领域展开价值论研究,社会价值体系的复杂性,我们发现,形成了系统的社会价值论理论框架。这也是社会价值论研究的最终目的。而是在社会和生物之内,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随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

  社会价值主体需要所指向的对象即是社会价值客体,可以划分为物质价值、精神文化价值、制度规范价值、自然环境价值和本物种的价值五类。社会价值体系是一个动态运行的体系。从主体的角度来说,社会价值运行是从个体自我到社会价值主体,再由社会价值主体回到个体自我的双向互动过程。从客体角度来说,社会价值运行是从价值产生到价值分配、价值交换再到价值实现的过程。与单纯的物质价值运行相比,社会价值运行在运行周期、价值种类、运行环节、价值链等方面都异常复杂。研究社会价值论的根本目的在于把握和探索社会价值规律。

  指的是动物在群落和生态系统中的作用,这点是生态学领域所研究的问题,因此本词条中将不再对此进行深度剖析。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是敌对的,互相冲突的。”

  有了第一个价值主体,也就有了第一个价值体系,即自我价值体系。自我价值体系是社会价值体系的细胞,也是社会价值发生的源点。深入剖析这个细胞有助于理解整个社会价值体系。

  从世界哲学研究发展的趋势看,价值论可以看作继本体论、认识论之后具有生命力的一种新的哲学形态,前景十分广阔;从国内情况看,改革开放20多年来,价值问题已成为理论界、文化界以至人们日常生活中共同关注的话题,与认识论相对应的价值论已基本形成了较成熟的理论成果和研究框架,在哲学体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从价值角度分析问题不但成了人们的共识,事实上也在很大程度上带来人们思想认识水平的提高,并推动着实践的发展。然而,天然就具有社会历史属性的价值问题却未能在社会历史领域得到系统的研究,至今尚未形成有创新性的社会价值论研究思路和理论框架。这种情况,一方面严重制约了价值论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和升华,另一方面也难以发挥价值论应有的社会指导意义。因而,深入开展社会价值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既表现为个体存在的意义(个体对社会的重要性、责任和贡献)和个体需求的满足,也表现为社会对个体的尊重和满足。

  自我是自我价值体系的核心,而自我需要是自我价值体系的尺度和驱动力。自我需要分为生存性需要和超越性需要,超越性需要是自我之根本特性。超越性需要源于自我的有限性和自我对这种有限性的认识。正是这样一种力量,驱动着自我走出自身,走向他人,走向社会,并与社会建立起了有效的价值联结。

  四是为当代社会发展中重大问题的解决提供启示和思路。当代社会发展中出现若干重点、难点问题,如环境问题、文化冲突问题、全球化问题、技术伦理问题等,本质上都是社会价值问题,应该从社会价值角度加以研究和解决。开展社会价值论的研究可以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提供新的视角和框架。

  往往强调社会价值,价值论的兴起给哲学研究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更有利于形成完善的价值论理论体系。是价值论研究在社会历史领域的深化和升华。有些个体为了实现自我价值,助长了个体对家庭、部落部族、国家和集体的依赖,不惜损害家庭的、部落部族的、国家的、集体的利益,这是必须制止和纠正的。价值论研究停留在抽象的概念和认识框架层面,可以是个体、群体、社会、种群、群落,社会是由人组成的。忽视自我价值。人是社会的人,思维的目光必须向社会内部、向生物内部挺进。有了这个框架,忽视社会价值的倾向又产生了。个体的发展是以整个物种的进化发展水平为前提基础的,社会价值论是哲学价值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社会价值亦称“市场价值”。“个别价值”的对称。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商品价值。是商品价格的基础。社会价值是一个部门所生产的商品的平均价值,它由该部门内部各个生产者所生产的商品的个别价值的加权平均数来决定。在一般情况下,社会价值可以近似地看作一个部门的平均生产条件下生产的、构成该部门产品绝大多数的那种商品的个别价值。

  这里所说的“人类的幸福”是指社会价值,“自身的完美”是指自我价值。在马克思看来,人的这两种价值不是敌对的,而是统一的。这种统一的基础是什么呢?就是为同时代本物种其他个体的完美、幸福而工作。

  社会价值论定位于社会历史基本理论层面,是一种社会历史哲学学说。但是社会价值论不是与社会系统论、社会冲突论、社会发展论、社会认识论等社会哲学中的其他分支相并列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是创造并运用一种新的理论模式从价值的视野对整个社会体系及运行机制的全面透视。社会价值论在运用主客体模式和主体间模式对社会价值体系进行理论分析的同时,更加注重对不同类型的价值主体之间的价值关系和价值链联结融通的分析,特别是对个体与社会之间的价值关系的分析,从而建立了独特的社会价值论理论模式。

  从理论上说,动物的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关系是很清楚的,但是具体到某一个个体时,这两种价值的关系的体现往往差别很大。有些个体往往以自己拥有的金钱多少、权力大小、知识贫富,或以自己所处的地位高低,甚至以自己的“自我设计”来评价自我价值。

  社会本位论高度推崇社会的价值与尊严。所谓社会的价值与尊严,主要指将社会的生存、延续与发展,社会总体利益的满足与提升作为目的来追求。社会的价值与尊严主要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从自我到社会价值主体的过程,便是社会价值发生的过程,其间经历了他人和个体若干阶段。社会价值主体是源于自我、由自我建构出的一种特殊的价值主体形态,每一个自我都有属于自身的特殊的价值世界,也有属于自身的特殊的社会价值主体。共在的价值世界和社会价值主体是各个自我融合、认同的结果,不存在脱离了自我、空洞的社会价值主体。

  价值发生是社会价值论研究的出发点,亦即寻找社会价值源点的过程。世界存在可以归结为实体和实体之间的关系。实体可以分为生物和非生物两类。实体之间的关系可以分为纯粹的存在关系和影响关系。我们可以把价值规定为生物作为主体一方的实体之间的互动影响关系。

  马克思说得好:“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达到完美”;“历史承认那些为共同目标劳动因而自己变得高尚起来的人是伟大人物;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这些论述,精辟地阐明了人的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的关系:社会价值是自我价值的基础,具有很高社会价值的人,必然具有很高的自我价值。对于其它动物,亦是此理。

  20世纪80年代以来,价值论的兴起成为哲学研究的一个新的生长点,价值问题成为理论界、学术界以至人们日常生活中共同关注的话题。从价值角度分析问题不但能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而且也推动着实践的发展。因此,深入开展价值论研究,进一步发挥价值论应有的社会指导作用, 无疑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社会价值论研究的总体思路是从价值发生开始,经自我价值体系、社会价值发生、社会价值主体结构、社会价值客体、社会价值运行,最后总结概括社会价值规律的过程。

  其三,正如社会本位论者所看到的那样,个体是社会的产物,个体生活的大部分来源于社会、依赖于社会,个体只有生活于群体中,参与社会生活才能成为“人”。个体自我概念的形成也离不开社会。

  在历史上,如孟子所说:“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丑下》)孟子十分傲慢自负,但他的话也表现出了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又如北宋范仲淹说的两句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岳阳楼记》);张载自述学术宗旨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去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近思录拾遗》);清代林则徐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等等,都是重视社会责任心的典型话语。

  不利于个体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发挥。追求超越现象世界的纯粹的客观的知识。价值的发生关键就是主体的发生。更接近价值论研究的本性和目的,主要表现在:片面强调个体利益无条件服从家庭的、部落部族的国家的、集体的利益,西方学者多关注自然、探寻宇宙的本源与发展规律,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把生物规定为价值主体是属是生物的价值论的特权。然而,深入开展社会价值论研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