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ygsocial.com

2019中国私人财富画像出炉:财富传承意识空前加

  基于3000份高净值客户一对一调研、横跨中国各区域及重点省份,国内私行老大招行私行联手贝恩发布的第六期《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自2009年以来每两年发布一次),6月5日重磅发布——

  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规模达到190万亿;其中,高净值人群持有可投资资产为61万亿。

  《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对“高净值人群”的门槛设定是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以上。截至2018年底,高净值人群数量达197万人,也就意味着,他们手上掌握着中国三成多的可投资资产。

  “其实市面上有很多关于中国私行的研究,不同报告因为测算口径是有差异的。但我认为这些数据本身,远不如你用一套严谨模型,持续跟踪这一领域发生的变化来得有意义。”招行总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菁对记者说。

  而招行和贝恩确实捕捉到了私人财富领域的变化——自2018年起,高净值人群的投资行为和心态,出现了“回归中国”的明显变化。境外投资目标只是以分散风险需求为主,投资重心回归境内(比如“一带一路”带来的投资新机会,以及国内资本市场增加的投资利好因素)。

  同时,高净值客群分布发生了深刻变化,互联网、AI等新经济“new money”强势崛起,占比扩大。

  需要注意的是,与其他财富管理机构发布的私人银行报告不同,招行和贝恩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下称“报告”),其“可投资资产”的口径更加狭义,自住型房产、通过私募投资以外方式持有的非上市公司股权、耐用消费品等资产均不计入在内。

  报告指出,中国私人财富市场整体受宏经济形势影响,增速相应放缓。2018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产总规模达190万亿元,2016-201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为2008年来首次个位数增长。其中,资本市场产品市值增速下降显著,2016-201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下降至1%;在政府持续深化房地产政策调控的情况下,投资性不动产年均复合增长率下降8%;“资管新规”下,银行理财及其他境内投资中基金专户、券商资管、信托等受“去通道、去刚兑”的影响,增速较前两年均有明显放缓。

  我国高净值人群,即《报告》里规定的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以上的人群,也跟整体私人财富市场一样,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增速放缓。2018年,我国高净值人数为197万,与2016年相比增加了40万;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4年-2016年的23%,降至2016-2018年的12%。而高净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080万,与2014-2016年基本持平。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高净值人群中的超高净值人群,其增幅比高净值客群整体增幅更大,为核心增长动力。超高净值人群的门槛为可投资资产在5000万以上,截至2018年末共有约32万人,持有25万亿人民币,2016-2018年均复合增速为17%。

  从高净值人群的区域分布来看,全国有23个省市高净值人数突破两万人。其中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五省市依旧牢牢处在第一梯队,值得一提的是,山东省高净值人数首次突破10万人,迈入此梯队。另有5省的高净值人数超过5万,分别是四川、湖北、福建、辽宁和天津。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曾丽春特别指出,虽然高净值人群可投资产规模较以前双位数的增长有所放缓,但未来6%左右的逾期增幅,不管是从规模和增速上在全球市场上都是可圈可点的。报告也预测,到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数将会达到220万人。

  同时曾丽春认为,中国的高净值客群在经过市场洗礼以后,心态和行为变得更加理性,他们更为积极寻求专业财富管理机构的服务,而非依赖单一热门资产快速赚取高收益。

  王菁也指出,近两年高净值客户对资产筛选、组合配置、风险管理及自身体验四大方面都提出了更具体的、更高的要求,显示高净值人群更加理智。

  报告指出,传统产业升级、新兴产业(互联网+、智能+)扩张的背景下,企业中、高级管理层和专业人群为代表的新富群体涌现,其占全部高净值人群比例由2017年的29%上升为36%。企业高级管理层群体整体投资风格稳中求进,看重风险控制,同时积极探索创富机会。他们往往具备良好教育背景,对资本市场和行业具有更深洞见,因而对专业性要求更高;同时具有更复杂的企业相关需求,对流动性管理的要求较高。

  “我们从2007年、2008年开始跟进的时候,财富客户主要是来自制造业、房地产、能源行业等传统行业的‘old money’。现在我们看到在互联网+、以及AI等新兴产业,创一代、职业经理人茁壮成长,并且通过资本市场实现境内或境外上市,构建了一批‘new money’。”王菁说。

  报告指出,在动荡的国际形势下,高净值人群境外配置意愿有所降温,境外投资目标仍以分散风险需求为主。相较之下,中国保持相对平稳的发展势头,“一带一路”建设、国内资本市场加快开放等因素的驱动下,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的投资重心重归国内,如何抓住“中国机会”成为高净值人群的重点关注问题。

  “我们发现相较于往年,客户对欧美市场的资产配置的热度是有所降温的,有回流国内的趋势。以香港为例,港交所上市规则做了重大的改变,吸引了一批优质的、符合新的上市规则的公司在香港上市;同时沪港通、沪伦通、深港通等一些新的交易工具的推出,使得香港资本市场对高净值客户的吸引持续上升,这一点我们看得非常明显。”王菁说。

  报告指出,随着高净值人群的投资理念日趋成熟,机构对投资者在传承方面的教育逐步深化,财富传承的重要性和急迫性进一步凸显。2019年已经准备传承安排的超高净值客群首次超过50%。

  随着境内家族信托服务逐渐完善,成功案例不断增加,境内家族信托日益受到高净值人士的青睐。同时,极高净值人群 对家族办公室尝试意愿高,在企业经营面临挑战、转型需求等作用下,对家族企业规划相关服务期许最高。

  作为国内私行龙头,招行私行较早搭建了“根植于本土的高级客户经理+全球招募的专家投资顾问”组成的“1+N”架构。截至2018年底,招商银行私人银行客户约7.3万户,管理客户总资产超2.03万亿元。现已在63个境内城市和7个境外城市建立了由68家私人银行中心和64家财富管理中心,组成了高端客户服务网络。

  一个新近发生的行业分化是,私行管理客户资产规模(AUM)排名前五大行(招行、工行、中行、农行和建行),在2018年AUM增速都较上年同期放缓,其中三家增速降至近三年来最低。

  王菁表示,这是由于前期基数较大引起的必然结果。同时,王菁对与同业的竞争保持清醒认知——“我们对需不需要在短时间之内高增长、怎么增长,有不同的理解。其实我们在以前也看到过同业的、或者非银财富管理(AUM)增长非常快,但他们可能做的是不可持续的资产,比如质押类的派生资产。这类资产不是我们真正财富管理需求的资产,也不是我们可以实现资产配置的资产。我们会更理性看待竞争,注重核心能力培养。”王菁说。

  王菁再次提及“核心能力培养”是在谈及2019年招行私行将要面临的激烈竞争。

  “各家银行对私行的重视度空前高涨,我们面临来自中资同业和外资行的内外竞争。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体系是券商。他们把原来营业部的经纪业务做分层、分化,建立专门的团队来做这个事情,未来可能会杀出来一些黑马。”

  她认为境内的头部财富管理机构,已经构建了初步的护城河优势,并且将资产管理能力衍生至境外客户。但外资金融机构也加大了在境内的实力配置,同时非银机构(如券商)财富管理也在加大对财富客群的争夺。

  “我们招行非常前瞻性地在布局(核心能力培养),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一点。我们私行战略最初,就是要打造投资顾问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比如新经济加速崛起,资本市场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配置板块。我们的投资顾问并不一定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但是他能找到最专业的人,帮他完成这个事情并推荐给客户。”王菁说。她介绍道,招行私行目前正在着力打造专业化投资顾问团队,目前已经有200多名专业支持人士。在客群的侧重上,招行私行目前比较聚焦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士。

  对于私行未来更大的发展空间,王菁也保持期待。她认为资管业务已经可以以独立法人形式承载,那么将来银行体制下出现更多的子牌照如私行子公司,是可以期待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